浅谈涉军网络舆情的应对和引导!

作者:海绵 时间:2019-04-16 17:16:38

这个涉军网络舆情应该如何的应对?我们在上面的文章中也是提到了涉警网络舆情!相对于涉警网络舆情来说,这个涉军网络舆情也就是更加的难处理一些的!那么具体应该如何处理?下面跟着小编一起来看一下吧!

随着涉军信息传播由网下逐渐转移到网上,涉军网络舆情呈现很多新特点,引导工作面临很多新挑战。
 

一是敏感程度高,有效引导难。涉军信息对媒体和公众具有高敏感度和强吸引力,而由于互联网信息传播渠道多元,手段多样,近几年来,涉军信息一经上网,便迅即点燃舆情,引来各方媒体“扑食”,在短时间内扩散、发酵,加上新兴媒体和“舆论领袖”的推波助澜,使信息来源更趋繁杂,传播更加迅速,而信息的真实性、预见性和可控性却大大下降,这些都增加了对涉军舆情的引导难度。
 

二是思想渗透密,有效防治难。网络已经成为意识形态的主战场。当前,在网络舆论场,主流媒体的话语权、权威性不断被消解,各类杂音谣言的覆盖面、影响力不断被放大,西方敌对势力抓住这一特点,通过互联网将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批判主义等社会思潮进行“包装”后输出,利用一切时机、一切手段,从各个领域、各个角度对我国民众尤其是广大官兵进行思想渗透,令人防不胜防。
 

三是负面内容多,有效应对难。从部队有关部门披露的情况来看,当前互联网上涉军舆情仍以负面内容为主,包括诋毁党和军队根本原则和制度,鼓噪国家安全形势特别是周边安全形势,借正风反腐丑化军队形象等多个方面。对于这些内容,部分网民听风就是雨,缺少主见,盲目评论转发,部分媒体一味迎合,“逢军必炒”,肆意鼓噪,导致舆情快速扩散,使涉军舆情经常处于被动。
 

四是配套机制缺,有效发声难。近些年来,我军信息传播渠道不断拓展,舆情引导能力逐步提高,但从整体上看仍处于起步阶段,相关制度机制还不够成熟,与当前军队面临的严峻舆情态势还不相适应。主要表现在:缺法规文件,依法监管难开展;缺管理制度,高效运作难实现;缺骨干力量,时间精力难投入;缺军地协作,合力局面难形成;缺科学章法,工作实效难提高;缺平台“大V”,议题议程难设置。造成在舆情引导时,正面发声、及时发声、有效发声比较困难。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涉军网络舆情的案例事件!

涉军网络舆情

案例一:“军官殴打空姐”事件

这是一起较为被动的引导。2012年8月,时任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及妻子,在乘机过程中与当班空姐发生冲突。消息经网络曝光后,在双方身份悬殊和军人背景等舆情要素的推动下,“军官殴打空姐”一时广受社会关注。

尽管该事件在网上关注度较高,但当事人和当地政府的回应却不够及时有效,始终被网络力量推着走。5天时间内,方大国从开始否认到登门道歉、停职,当地政府从开始不作回应到宣称“只是拉扯”再到宣布“对方大国停职调查”,舆情发展可谓一波三折。当事人和当地政府在事件曝光后的缓慢回应和模糊态度不仅没能达到“蒙混过关”的目的,还使公众和媒体对其失去了一定的耐心和信任,甚至给政府和部队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

案例二:“军人优先”话题

2016年3月,1名军人在北京北站购买火车票时,在出示伤残军人证的情况下,仍被售票员要求排队。此事被爆出后,有关“军人是否应该优先”的话题再次引发热议,支持者、质疑者各执一词,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则趁机诋毁军人和军队形象。

在对该舆情处置时,引导者主要成功之处在于,没有因为“军人优先有法可依”就与质疑者针锋相对,而是放低姿态,以情入手,在《军人优先,凭什么?》等核心网文中,巧换“优先”概念,列举出广大官兵在灭火救人、抗震救灾、抗洪抢险等危险面前的“优先之举”,进而由情及理,以理及法,阐述“军人优先”合情合理合法。

同时,在传播渠道上,既有权威性较强的官方媒体,也有灵活度较高、受众面更广的自媒体、论坛等,以此对舆论场形成信息覆盖;在传播形式上,摒弃单纯的文字说教,大量采用图像、影像、动画等新形式,对受众形成视觉冲击,极大增强了引导效果。

涉军网络舆情

以上两个事件中我们也看出了涉军网络舆情事件不能正确的处理的严重性!那涉军网络舆情应该如何的应对?

一是提高官兵网络意识,避免引发负面炒作的话题出现。提高官兵防范网络炒作的意识,不给别人提供制造和传播负面话题的实例和空间。树好“三观”,坚守自己的政治信仰高地。树立正确的消费观,不盲目高消费,买奢侈物品;自觉用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引领个人思想和行为,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管好自己的“生活圈”、“交往圈”和“娱乐圈”。

管住自己,守住遵纪守法的人生底线。遵纪守法是革命军人的人生底线,也是确保不因自己引发网络涉军负面舆情的“保本”之策。各种规章制度只有真正在每名军人那里落地生根,网络涉军负面舆情才会无处藏身。严格纪律,规范所有军人的网上言行。近期,经习主席批准,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做好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的意见》为全军和武警部队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保密工作和建设提出了遵循。

部队必须加强对官兵上网纪律意识、保密意识、道德意识的教育,始终牢记自己的军人身份,不能有损坏部队声誉的言行。

涉军网络舆情

二是整合部队内部机构,构建反应迅速的舆情监控系统。目前存在监控与应对分离、引导与处置脱节、组织指挥不顺、协调难度加大等问题,总部可以整合相关力量,成立实体机构,固定编制员额,与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协调对接,归口管理互联网涉军信息发布、舆情监测、舆论引导和政工网建设应用等工作,军以上单位也成立相应机构。

整合网络侦察机构,提高情报收集效率。把舆情收集机构的力量相对集中起来,各有不同侧重,相互弥补不足。可以归口保卫部门具体负责,融合相关单位建立舆情信息收集网,对口地方相关部门,互通情报信息,从硬件建设、技术开发和工作机制等方面综合采取措施。

汇聚各种智囊力量,制定高效应对措施。健全研判机制,平时对潜在的负面舆情进行预测,制定相关预案;完善舆情预警机制,明确指导思想、工作原则、处置程序、应对策略等,一旦发现涉军负面舆情苗头,立即制定具体应对策略。同时,运用由舆情站、舆情监测点、舆情信息员组成的舆情监测网络,实时掌握公众反应,随时调整应对措施。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带来的文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来电咨询!

版权声明: TOOM舆情监测软件平台,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从全网信息监控到危机事件应对和品牌宣传推广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拥有多个服务器机房中心和专业的舆情分析师团队。 本文由【TOOM】舆情监控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s://www.toom.cn/hangye/162345.html,部分文章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