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舆情监测 - 数据对于巨头平台的诱惑力?

作者:高波文 时间:2018-08-31 12:02:20

如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全面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控制了庞大到无法估量的用户数据,这些在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方面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地位;作为个体使用者,我们在巨头平台面前太过弱小无力。个人信息被储存在哪里?可能被谁拿去做了哪些分析处理?用户的诉求是否被听到,是否有改进?我们常常一头雾水,一无所知。

数据霸权下,谁来保护民众安全?

​​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途中被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在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后,舆论风潮并非并未平息。28日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王富民在接受媒体问政时透露,“滴滴出行出现那么多安全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它一直拒绝接受政府的监管”。

按要求,滴滴顺风车不仅要把车辆信息、还要把行驶路线传到政府监管部门,“但他们至今没有传送”。

这恰恰指向了人们愤怒的焦点——滴滴掌握了海量用户数据,却对参与拉客的司机不予有效审核和过滤,任由顺风车等业务成为犯罪滋生的温床,服务投诉渠道形同虚设,敷衍拖延受害人的求助信息,甚至在定位追查犯罪人员时,拒绝向警方提供行车记录。我们不知道自己被匹配给了一个什么样的司机,上了一辆什么样的车,不知道这是一趟普通的行程,还是吃人的陷阱。

这起事件背后,也显现出一个残酷的真相,如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全面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控制了庞大到无法估量的用户数据,这些在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方面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地位;作为个体使用者,我们在巨头平台面前太过弱小无力。个人信息被储存在哪里?可能被谁拿去做了哪些分析处理?用户的诉求是否被听到,是否有改进?我们常常一头雾水,一无所知。

当企业只顾着借助手上的超量用户数据扩张赢利,且缺乏有效的监管时,这种数字化的垄断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盲区,用户也成为了数字平台的商品,被它消费。

舆情监测服务体系

舆情监测服务体系

1、对于巨头平台,数据的诱惑力究竟有多大?

在乐清女孩顺风车被害事件中,滴滴是受害人和加害人信息的第一持有方的,而且对受害人亲属和警方都设置了很高的信息壁垒,俨然是一个数据霸主的角色。

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互联网的数字霸权是如何出现的;为何数据在这批强大的科技公司手中,能转化为难以置信的资源和统摄力。

首先,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数据的价值。在这个数字时代,数据的价值就好比农耕和工业时代的土地和机械,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要素。

在古代,土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资产,一旦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贵族和平民。到了现代,机器和工厂的重要性超过土地,各种利益集团转为争夺这些重要生产工具的控制权。等到太多机器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资本家和无产阶级。

但到21 世纪,数据的重要性又超越土地和机器,于是新的斗争就是要争夺数据流的控制权。等到大多数据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部分群体将一跃成为新的“统治阶层”,成为世界的新霸主。

当下人类可能已经完全和计算机融合,一旦与网络断开便无法生存。在接入数字设备的过程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被监控,被记录,被分析。这些数字巨头完全可以通过算法摸清你的脑子在想什么,甚至更进一步与你的意识同步,预测并干涉你的思维和选择,为平台自身牟利。

数据和算法的威力超乎人的想象。争夺数据的比赛已经开始,目前是以谷歌、脸谱网、百度和腾讯等数据巨头为首。到目前为止,这些巨头多半采用“注意力商人”(attention merchant)的商业模式:靠提供免费信息、服务和娱乐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卖给广告主。然而,这些数据巨头掌握的数据远比任何广告收入更有价值。我们不是他们的顾客,而是产品。

DeepTech深科技曾经发布过一篇报道,讲述为何像苹果、微软这样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能保持绝对领先的地位,原因就在于它们通过对用户数据进行分析,不断巩固提升自己的在行业内的霸主地位。

“这些数据的详尽程度是过去其他公司难以想象的,它们可以帮助巨头公司提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反过来又为它们增添了新的用户,获得更多数据——又是一个良性循环。”

举个例子,也许你很久前看过一部片子,早就忘记了大半情节,但你的观看数据会被Netflix、亚马逊或任何拥有这套电视算法的人记录并分析,它们将会知道你的性格类型,也知道怎样能触动你的情绪。有了这些数据,Netflix、亚马逊会帮我们挑片挑得精准无比。你对这些完全一无所知,但算法对这一切却了如指掌,而且这些信息可以卖几十亿美元。

同样,滴滴也曾对顺风车业务寄予厚望,这是一项可以充分发挥滴滴先进算法和海量用户优势的业务。通过对用户需求的预判性洞察,平台会知道什么时段、哪些地段会出现拥堵,某个写字楼或shopping mall会在什么时间突然涌出大量客流,顺风车可以不依赖补贴而取得高速增长。

2、该由谁拥有数据?企业、政府还是个人?

越来越多的数据从我们的大脑和意识,流向企业和政府的数据接收器,而一般人会发现很难抗拒这种过程。至少在目前,人们都还很容易放弃自己最宝贵的资产(他们的个人信息),以换取各种免费商品和服务的接入。

这有点儿像非洲和美洲的原住民部落,不经意间就把整个国家卖给了欧洲某国,换来各种颜色的珠子和廉价饰品。如果大众未来想要阻止数据外流,可能会发现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几乎所有决定都得依赖网络,甚至医疗保健和生命延续也不例外。

如果我们想要阻止一小群精英分子垄断这种神一般的权力,关键的问题就是:该由谁拥有数据?关于我的DNA、我的大脑和我的生命,这些数据到底是属于我、属于政府、属于企业,还是属于全体人类?

让政府介入监管,是一个讨论较多的解决方式。尤其是涉及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业务领域。比如按要求滴滴顺风车需要把车辆信息、还要把行驶路线传到政府监管部门,而交通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滴滴出行已上传车辆数据110万辆,上传驾驶员数量96万人,。按照滴滴其平台上已经积累3000万车主计算,滴滴驾驶员数据上传率只有3%。

当然,授权让政府把这些数据国有化也存在很多问题,可能导致更多的舆论管控。

“把数据所有权握在自己手上”听起来更有吸引力。但实际上许多用户对数据授权协议只是一扫而过,甚至忽略《服务协议》或《隐私声明》的具体内容,并不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可能被共享或转卖。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用手机安装、打开第三方应用程序时,仅28.9%的受访者会仔细查看授权列表,52.4%的受访者会大概看一眼,17.1%的受访者基本不看。而即使认真查看细则的人,后续也极少追踪组织对自己数据的使用情况。

这反映出我们对保护个人数据严重缺乏经验,从思想意识到技术操作还远远没有跟上现实的要求。

讲到要拥有土地,我们已经有几千年的经验,知道怎么在边界上筑起围篱、在大门口设置警卫、控制人员进出。讲到要拥有企业,我们在过去两个世纪发展出一套先进的规范方式,可以通过股票的买卖,拥有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的一部分。但讲到要拥有数据,我们就没有太多经验了。

这是一项更为艰难的任务,因为不像土地或机器,数据无所不在但又不具真实形态,可以光速移动,还能随意创造出无穷无尽的副本。举例来说,能不能用算法形成网络,支持全球人类社群,让所有人共同拥有所有数据,一同监督未来的生活发展?这种建议是否可行?

版权声明: TOOM舆情监测软件平台,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从全网信息监控到危机事件应对和品牌宣传推广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拥有多个服务器机房中心和专业的舆情分析师团队。 本文由【TOOM】舆情监控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s://www.toom.cn/hangye/312116.html,部分文章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