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检网络舆情-曹园问题初步查明!

作者:海绵 时间:2019-03-28 10:04:52

曹园的问题已经持续的发酵了一周了!从一开始的调查到现在的强拆,这其中涉及到的问题也是很多,也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下面跟着小编一起来看一下整个事件的发展吧!

2005年、2006年,中国农业发展集团军马场有限责任公司分2次跟曹园方面签订《有林地承包经营管护合同》,共计3千多亩。合同中明确,承包方必须确保林地所有权及用途不改变,确保森林蓄积和质量不降低。军马场相关人员称,“曹园”的围墙实际圈占面积约2400多亩,

2006年他们投资成立了一个超越森林公园,说是利用这两块地要搞一个保护和观赏项目,报林业局报的材料里写的是野生动物驯养和繁殖。

曹园

2006年,曹园方面曾以森林综合保护项目及观赏建设项目为名,取得过黑龙江省林业厅使用林地的行政许可,批复的项目用地面积为2.7667公顷。文件中要求,需要采伐林木的,需依法办理林木采伐许可手续。牡丹江市林业局当年的上报意见称,项目切实可行,不能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用于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建设。而在实际操作中,森林保护项目变成了私人庄园,批复的2.76公顷演变成了19公顷的违法占地面积。

2019年3月13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消息称,将在全国范围内首次开展森林草原联合执法专项行动,代号为“绿卫2019”。专项行动将持续8个月时间,严厉打击2013年以来非法开垦林地草原、非法滥砍盗伐林木等违法破坏森林草原资源行为。特别是对违法占用林地草原建别墅、高尔夫球场等严重破坏森林草原资源的违法行为,予以坚决打击。

2019年3月19日,中国之声报道了“牡丹江森林深处惊现违建:毁林百亩削山挖湖建私人庄园”一事。

从相关报道出现以后,事件也是一步步的发展!到了今天!曹园已经被炸了!没错炸了!

调查组初查,涉事用地坐落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牡丹江军马场施业区,林地权属为国有,在全国林地保护利用规划中为三级保护林地,属于商品林,不属于自然保护区和国家重点公益林区,经审批可以利用。

2006年黑龙江超越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申报了森林综合保护及观赏项目,取得了2.7667公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

曹园

200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厅批复同意筹建黑龙江曹园博物馆。

2012年该公司更名为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同年,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园文化旅游区,并由有关部门履行了部分手续。

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获得省级批复,牡丹江市予以支持并列入工作计划。

涉事企业在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采伐、违法占地、违法建设,2006年至2018年,共违法采伐林木1416立方米,违法占用林地19.05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调查中未发现建设高尔夫球场和狩猎场。

调查组:依法拆除违建项目 尽快恢复植被

调查组提出,对已建成项目要坚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区分情况、分类处置的原则,对已确认按法律规定必须拆除、无法通过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16处建筑物和构筑物,责令涉事企业立即自行拆除并尽快恢复植被;对与项目功能密切相关或具有公益属性,且对生态没有影响或通过改正措施能够消除影响的,责令涉事企业限期整改、补办手续,如逾期不办,责令其拆除。

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失察 建议严肃追责

调查组介绍,现阶段已初步认定相关部门和中农发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失察,建议依法依规严肃追责,同时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追究涉事企业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违法责任。

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督查组表示要严肃督查,不论涉及哪个层级、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并要求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而且根据举报人称!

和曹波认识常去玩,打猎、吃野味是常事

【对话“曹园举报人”】

你是怎么知道曹波在“曹园”里滥伐林木、违建的事情?

涉检网络舆情

张先生:

我们一直都认识。我经常去“曹园”住、玩。后来我也想建“曹园”那样的园子,空气多好啊,就在“曹园”旁边买了一块地,但是去政府问了手续办不下来,那块地就一直放着了。我也跟曹波聊过,我说你这没手续不行吧,他说没事,想办法建。

我办过一次林木采伐许可证,林业局的人实地来标注,可以伐哪一棵树给你做记号画上,然后再伐。但是我在“曹园”里面看见曹波指挥施工的时候,是手一指,路朝这边开、那边开,施工的人就直接砍树、开路,并没有标记。

你看我的林权证上面,多少亩地、多少棵树都写的很清楚。“曹园”滥伐了多少树木,跟林权证和林木采伐许可证对比,再算现在还剩多少颗树一目了然。

“曹园”的林子是怎么买的?

张先生:

当时牡丹江军马场的林地是公开卖的。曹波是直接从军马场那买的,我买的是别人手里的地,在“曹园”旁边。

澎湃新闻:曹波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说“曹园”从来没有像他们说的做接待。你了解的情况是怎样的?

张先生:

我在那吃过N次饭。 2008年,我在牡丹江林口有个项目。我去牡丹江他不让我住酒店,就让我在他的山庄住,最长一次住过二十多天。后期我俩熟,我去了保安看到我摁喇叭就给我开门了。

第一次认识张晶川就是在“曹园”一起吃饭。那次经人介绍,我和曹波都是第一次见张晶川。那时候他还不是牡丹江市委书记,他来了看曹波的书架上面一排一排香港买的书。张晶川问曹波什么文化,我说大学文化。后来,仅和张晶川就在“曹园”吃过两次饭。

涉检网络舆情

我在头条号上发的一张曹波给狮子点睛的照片,就是2017年他在“曹园”给自己过60大寿时候的照片。曹波的大儿子曹超结婚,就是在“曹园”办的,连续宴客五六天。婚礼我去了。

我还在“曹园”吃过老虎肉,他们叫“猫”肉,还有熊掌。老虎肉炸着吃,熊掌做不好土腥味很重。曹波把一个以前经常做饭的厨师给开掉了,一问厨师都知道。

跟着曹波在“曹园”里边、外边都打过猎。曹波在“曹园”里面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他常住的房子有间密室,密室里有两把长的口径枪、一把五四手枪,是他平时打猎用的。他非常喜欢打猎,瞄的很准。野鸡每年打一两百只。白天打野鸡,晚上打鹿、狍子、野猪。经常晚上拿着探照灯、开着吉普车去打猎,吉普车天窗改大。我看他打猎我知道为啥叫傻狍子,晚上灯一照它就不动了,就等着你打。我见过里面还有藏獒十来只。

动物标本有自己打的,老虎、熊的标本都是走私进来的。90%的恐龙化石都是同一个人偷来卖给他的。还有些动物标本是他去全国各地买来的。他喜欢买这些标本,因为这些东西看上去震撼。他的口头语:平台、平台,没有这个平台啥事做不了。

“曹园”就是个会所,就是“红楼”那个意思,朋友来吃、喝、打猎玩,外人进不去。接待贵宾的。以前网上有很多“曹园”照片,朋友去玩后发的,他根本不在乎。后来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来查,他意识到有点严重,就找人花钱把“曹园”相关的照片都删掉了,以前打开网上有很多“曹园”照片。

你很熟悉“曹园”吗,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涉检网络舆情

张先生:

先看“曹园”大门,大门城墙部分是三层楼,曹波的员工都住在里面。门后的影壁是石雕的百鹤图,从福建运来的。

再往里走,山上最高处的亭子下方山脚处有个山洞,里面藏着大量的酒,酒里泡的是整架的虎骨。亭子下面紧靠山脚的建筑是一栋三层的楼,里面有卡拉OK、桑拿、套房等。就是这栋楼,后来曹波和这栋楼的施工方朱继友打官司。朱继友去世后,朱继友的儿子朱广德又跟曹波打官司,为工钱的事儿。

再就是“曹园”展览馆,里面放了一部分东西,后来很多东西放不下,又在展览馆后面盖了房子,不太珍贵的都放那里面。我每次去就住在展览馆旁边靠近山那一侧的房子里。紧挨展览馆的那边是曹波办公室,旁边是厨房,我住在曹波办公室对面的客房里。

山的那边就是水库,步行过去要30分钟左右。2010年他请了位易经大师来算,说“曹园”火气太大,需要水,他就砍树挖了个水库。结果他不懂没做好,下雨天的时候水特别大,要用泵往外抽水,我当时都在坝上看见过。后来他找水务局专家看了说这个很危险,再后来国家修大坝给钱,所以他报到政府,政府拿了一笔钱给他又修了坝。

3月20日调查组进驻“曹园”我去了,刚开始不让我进,把我关在外面。后来记者问这些地方干什么的,问谁都不知道,记者找市长要求把我叫进去,这样我带着他们、给他们领路,介绍这是跑马场、这是水库、这是接待贵宾的地方,那里头有四合院别墅、还有3层的楼,我说把门打开,但都不开门。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先生:

等待调查组的处理结果。

版权声明: TOOM舆情监测软件平台,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从全网信息监控到危机事件应对和品牌宣传推广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拥有多个服务器机房中心和专业的舆情分析师团队。 本文由【TOOM】舆情监控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s://www.toom.cn/zhishi/2320.html,部分文章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